• <button id="n9and"><acronym id="n9and"><cite id="n9and"></cite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<rp id="n9and"><ruby id="n9and"></ruby></rp>

      著名主持人李詠去世——懷念李詠!他曾說:女兒就是我的未來

      10月29日,前央視主持人李詠在美國去世,其妻子哈文在微博發文確認了這一消息。文中寫道:“在美國,經過17個月的抗癌治療,2018年10月25日凌晨5點20分,永失我愛…… ”。

      該消息一經發布,瞬間引爆了微博熱搜,畢竟他主持的《非常6+1》和《幸運52》等節目,都是大家的童年回憶。

      還記得小時候最喜歡看李詠拿著小錘子問嘉賓“你砸金蛋還是銀蛋?”,每次都緊張得不行。

      年僅50歲就因病去世,實在太意外太惋惜。

      2016年,新京報做過李詠的專訪,那時的他狀態和心態都非常好,和記者插科打諢,聊自己的過去,聊后來的新作品,聊妻女聊自己。

      李詠的微博停更在去年的感恩節,他感謝了他的妻女,我們采訪中也能看出他對家庭對家人的愛。

      但誰也不曾想,那么風趣樂觀說著“有人說我‘這人現在臉也不是很長了,腿也直了’,我覺得是不是16∶9的電視顯得???其實還是心態好了吧?!钡乃?,這么突然就離去了。

      李詠曾一度以其幽默、機智的臺風刷新著央視的形象。在他身上,大家看到央視主持人也可以對著鏡頭揮拳頭、比手勢,可以不用“播音腔”,可以穿得很binglingbingling的。他曾有一句名言,“我就是央視的娛樂底線?!崩钤伾砩铣休d著兩種截然不同的觀感,喜歡他的人認為他風趣幽默,不喜歡他的人覺得他過于張揚高調。

      2013年,李詠從央視辭職。與其他央視主播離職后紛紛選擇加入創業大軍不同,他依然活躍在主持一線,主持了各大衛視多個節目,直到今年(此處指2016年)擔任《中國新歌聲》主持,再次成為焦點。在熒屏上打拼的同時,8月他主持的第一檔網綜《偶像就該醬嬸》上線。對于李詠來說,心態也有了改變,以至于他笑著說,之前經常被人用來開玩笑的“馬臉”“羅圈腿”都不那么明顯了,“有人說,這人現在臉也不是很長了,腿也直了,我覺得是不是16∶9的電視顯得???”

      觸摸底線的人以前有顆叛逆的心,偏愛逆著來          

      在央視期間,李詠就是一個另類的存在?!斑x金蛋還是銀蛋?”一笑滿臉褶子,穿著夸張的花襯衫、尖頭皮鞋,李詠和他主持的《幸運52》《非常6+1》,曾是電視節目娛樂化時代到來前最后的全民狂歡。

      △《非常6+1》,當年“你砸金蛋還是銀蛋”簡直記憶深刻

      △《幸運52》

      △還有這經典手勢

      李詠在央視遭到的最大一次危機,應該是2006年的選秀節目《夢想中國》。那個時候很多網友不習慣在央視舞臺上看到言辭尖銳的李詠,叫他“毒舌”,他遭受到了來自網友瘋狂的“吐槽”。

      李詠曾說過,他是央視的娛樂底線,但真正讓他感覺自己觸摸到了央視的娛樂底線,就是在《夢想中國》的分賽區比賽中。他在當時接受本報獨家采訪時這么解釋道,“在選秀過程中,評委與選手之間的對抗確實是好看的環節,但是中央電視臺有中央電視臺的標準和限制。其實原本我想呈現出來的好看好玩的局面,被突如其來的網絡評論以及一些沉不住氣的朋友給毀掉了。我只能說,央視做這樣一檔節目的壓力比任何同類節目的壓力都要大。來自上上下下,有形無形的各種制約?!?/p>

      △《夢想中國》

      面對2005年湖南衛視《超級女聲》的橫空出世,《夢想中國》算是當年央視最快的應變,但在那個時候的央視熒屏上,它顯得格格不入?!按蠹覍ρ胍暤墓澞坑幸环N莫名其妙的要求,你往左走往右走,都不行,你站在中間,他又說你傻呆呆的不動?!?/p>

      在2006年那次采訪李詠“放炮”幾個月后,再次接受本報采訪的李詠沉穩了很多,他回避了一切敏感詞,他稱“超女”為“同類選秀節目”,稱王思思(首屆《夢想中國》冠軍)為“2004年冠軍”。他告訴記者,幾個月前新京報的那篇報道標題“夢想的初衷已被摧毀”令他受到了“壓力”。

      而十年后,記者再度和李詠面對面坐在了一起,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,“當時你問我是不是領導找我談話了,現在我可以告訴你,那個時候的壓力主要是來于自己沒有想明白?!崩钤佌f,那年自己有一顆叛逆的心,別人想要圓的,他偏要做一個方的出來,“但現在我不會了,你需要什么形狀我就是什么形狀?!?/p>

      夫妻網綜合體哈文從不強迫我,她只會激我          

      2006年的李詠也許不會想到,十年后的觀眾對于綜藝節目的需求量以及接受度?!杜枷窬驮撫u嬸》是李詠主持的第一檔網綜,節目中,李詠和嘉賓們開著尺度頗大的玩笑,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有當初在央視做節目時“戴著腳鐐跳舞”的感覺。

      △《偶像就該醬嬸》

      在李詠看來,主持電視節目和網綜并沒有太多不同。而這檔節目另一個重要的意義則在于,它是李詠辭職之后,和妻子哈文的再度聯手合作。而對于夫妻倆在一起工作,究竟會不會影響感情生活,李詠早就想明白了,他知道跟老婆“服軟”,“有的人是天生就慫,但是在她面前慫,我不丟人?!?/p>

      在央視期間,李詠和哈文聯手打造過《幸運52》《非常6+1》等多檔王牌欄目,在哈文執導的三屆央視春晚中,李詠更是主持團隊的主力。如今夫妻檔再次合作,兩個人也有著屬于自己的“默契”,“她是說服過我(來主持“醬嬸”),但她不會強迫我干什么,她會說‘你不想干就別干了’,這話什么意思?那不就是說我干不了這件事嗎,那我當然不能不干?!?/p>

      做網綜,李詠和哈文都是第一次,哈文將做這件事的理由歸結為“有意思”。李詠也一樣,“萬事萬物你都要先接觸一下,再去判斷它有意思還是沒意思?!弊鐾晁钠?,李詠感受到了網綜的樂趣,“我不累,沒有緊箍咒在頭上,就是個野猴子,前期可以信馬由韁一些,反正有后期再操作?!?/p>

      △在節目發布會上,哈文和李詠現場虐汪

      之前李詠從不看自己主持的節目,他覺得看到自己在電視上的樣子“特傻”,“但‘醬嬸’我看了兩遍,看完我覺得,我還可以再純粹一點?!钡谝淮巫鼍W綜,多少還是會有些老習慣改不了。比如節目中出現“逗逼”這個詞時,都被李詠潛移默化的改成了更加正確的表達方式“逗比”。大家笑話他“裝”,李詠說,他也想脫口而出,但他做不到?!拔冶M量做一個讓大家看得慣的人,不是外在的發型、著裝,而是,你別裝。以前在體制內的那個環境里,我多多少少,在裝?!?/p>

      網絡作為互動性極強的播出平臺,李詠也做好了“被吐槽”的心理準備,“之前多多少少會覺得,我這么精心準備了你們怎么能說不好呢?但現在,我覺得大家怎么說都不過分,你以網絡的傳播方式去播出,你當然要去迎合?!?/p>

      父女相處之道從不喊我爸爸,必須直呼大名          

      離開央視之后,李詠先后主持了不少衛視的綜藝節目,直到《中國新歌聲》算是他主持的第一個“現象級”節目。

      在前三期節目中一直“打醬油”的李詠也琢磨著自己的亮相方式,最終以《春天里》+《情非得已》+《征服》+《聽爸爸的話》四曲串燒登臺。當初節目組安排他“在這個舞臺上當著四位導師唱一首歌”,愛搞怪的他主動提出“不是一首歌,而是四首歌”。

      于是這首四位導師的串燒歌曲就此誕生了,第一次登臺唱歌,說不緊張是假的——錄制前夜李詠排練到凌晨3點半,半夜緊張得整個人發寒,“空調都不能開”;而上臺前,他更是連做了二三十個俯臥撐給自己加油打氣。對于這首串燒歌曲,李詠也有自己的理解:“我覺得它可以送給我的女兒,《春天里》是年輕的時候,沒有剪去自己的頭發,很張揚的那個時代?!肚榉堑靡选?,纏纏綿綿的,我愛上了她?!墩鞣肪褪俏冶晃遗畠簭氐椎卣鞣?,最后要《聽爸爸的話》?!边@首歌就是他為女兒準備的,“她今年(2016年)14歲,已經進入了青春期,我希望她平平穩穩的。我覺得我女兒就是我的夢想?!?/p>

      △《中國新歌聲》上李詠獻聲

      在李詠看來,“為女兒”是他能接受的一個借口,“我唯一不知道聽完我唱這個會是怎么一個態度的,就是我閨女。這是我最大的動力,人干一件事要為了什么?!?/p>

      在微博上,經常能看到哈文、李詠和女兒小法三個人的互動,李詠也顯現出一個操心老爸的面貌。夏天,小法發了一張海邊泳裝照,李詠意味深長的回復,“小心著涼?!惫膭t轉發說,“快回去寫作業”。平時在家里,三個人就很平等,李詠從不讓女兒喊他爸爸,而是直接叫名字?!拔矣X得我女兒成長得很健康,很平和,也很開朗,我很得意。有時候我就想我還要何求啊?!?/p>

      生活中,李詠和哈文也會采用“打擊”的方式來“刺激”小法。比如年初小法說她要寫小說,想拍成微電影,夫婦倆就跟她說:“你說完你就做,你爸你媽可都是博士?!崩钤亴⑦@種“打擊式”教育的原理看做,“種子破土而出是自然而然的過程?!?/p>

      盡管平時工作繁忙,李詠還是會為女兒留出陪伴的時間,一家人平均一個半月見一面,“比如今年5月20日是我女兒生日,我飛去給她驚喜。后來她說,她早猜到我會去了,因為她說我是一個特會來事兒的人,‘在我生日之前你一點兒動作都沒有,有點可疑?!?/p>

      回應:出走央視“覺得不走對不起自己”     

      最近幾年的生活中,對李詠來講最大的變化就是從央視離職。李詠說,他會因為要不要做一場午餐直播而糾結,但辭職這事他真的不糾結,“當時有很多人不明白,他們說其實誰也沒怠慢你,我有些朋友也說:不至于(辭職)吧?”    在外界看來,2013年時的李詠依然是央視最一線的主持人。李詠說,其實他從2007年就有“這個賊心”想要“換一換”,“               從性格來講我也不是一個很專注的人。我以前大學老師對我的觀察就是,李詠這個孩子玩兒什么都不奇怪?!崩钤伝貞浾f,那時,誰都沒有對不起他,               他只是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自個兒?!伴L時間在一個環境下工作確實是會疲勞。因為未來三天發生的事我閉著眼都能知道,確實沒勁?!?nbsp;   決定辭職后,李詠最先和哈文商量,哈文很支持他,“我本來就是個很難說服自己的人,我身邊的人支持我,我就會覺得我的選擇是正確的?!?/p>

      而這兩年一大批央視主持人都離開了,比如郎永淳、劉建宏、和晶、趙普、張泉靈,他們中相當多的人都去創業了。但李詠還是很堅定的在做著主持人,當問起是不是對這個職業這么有熱情時?李詠說:

      我不是(創業)那塊料。我愛鉆牛角尖,不擅長做領導,我要是帶團隊那得帶出什么樣。(笑)這個事我這兩天也在想。因為不斷有人離開體制,離開主持,干別的,我還問哈文,我是不是很熱愛這個事?她說你除了這個什么也干不了啊。我覺得我是有情懷的,雖然我情懷不大。 ——李詠

      顯然,現在的李詠心態非常好,因為在采訪時,他時不時插科打諢說著類似這樣的梗:“有人說我‘這人現在臉也不是很長了,腿也直了’,我覺得是不是16∶9的電視顯得???其實還是心態好了吧?!?/p>

      一路走好!


      新聞聚焦
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返回列表
      Ctrl+D 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,全面了解最新資訊,方便快捷。
      日韩av第一页在线播放_婷婷五月开心中文字幕不卡_国产一级无码AV免费久久_91久久偷偷做嫩草影院电
    1. <button id="n9and"><acronym id="n9and"><cite id="n9and"></cite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n9and"><ruby id="n9and"></ruby></rp>